是誰?害我變成『林老師』
轉載自【聯合報╱吳鄭重/台師大地理系副教授(台北市)】2009.09.28
 

我不姓林,但同學們私底下都稱呼我「林老師」,聽說這是台灣近幾年來最夯的問候語之一,專門用來問候不騎機車的「機車族」。今年教書屆滿十年,學校依例還頒獎表揚,更讓我羞愧不已。

今日適逢教師節,但它早已變成只紀念不放假的冷門節日,可見春風化雨的教育大業在台灣已經大不如前,這都是我輩們的過失。因此,我決定條列幾項個人教學疏失,除向同學們鄭重道歉外,也提供給其他師長們參考。

首先,我經常身穿短褲、T恤和涼鞋去上課,實在有損大學教授的典雅形象。其次,我總是無法牢記每位修課同學的名字,平時也沒能和同學們打成一片,只會一廂情願地在制度上為同學爭取各項權益,無法讓同學們感受到教師的關懷。更不幸的是,我老是選用不是教科書的英文教材。還要求同學們課前必須預習、上課必須踴躍發言,連偶一為之的期末考試都要同學們自己平時建立題庫;卻沒有幫同學們將課文重點整理成電子講義,也從不點名,甚至學期成績還放任同學們「自我評量」。認真和不認真的同學都罵聲連連,直呼「不公平」。

回頭想想,難道是從小到大一些讓我十分懷念的師長們的不良示範,害我變成今天的「林老師」?為了以儆傚尤,我要點名其中幾位「嫌疑重大」的老師。

第一位是我國中導師。他讓我們自我管理、相互學習。關係到升學聯考的課輔小考都是由同學自行出題、解題,害我們高中聯考前三志願的人數遠低於其他班級。

第二位是我高一國文老師,她總是用一些奇怪的女生角度來質疑孔子和他弟子們的對話,害我到現在讀起書來總是疑神疑鬼,不懂得服從權威。

第三位是大學教我法學緒論的老師。別班民法總則都逐條講完了,我們還在討論「究竟什麼是法律」,害我到現在碰到事情都忍不住要追根究柢。

再來是我念企研所時的三位老師,一個口才超差又愛用英文上課,尤其愛問同學問題,害同學緊張到得胃潰瘍;一個愛挑書裡的毛病,又愛跟同學抬槓,害我腦筋總是閒不下來,更養成愛吐槽的壞毛病;另一個則是充滿了會計師龜毛和怕錯的習慣,明明知道的答案也不輕易告訴我們,只提供圖書館的資料線索要我們自己去查,害我書借太多常常逾期被罰錢。

最後是我博士班的指導教授,他從不跟我閒話家常,只討論論文的內容,而且一定要先給書面作品才肯面談,一點都不親切。沒想到日積月累,我也沾染上這種冷漠的習性。

可是,我發現今天的壽星孔老夫子,似乎才是集這些缺點之大成的「林老師」;而且他總是以「述而不作」的託辭來掩飾毫無著作的事實,連傳世的《論語》都只是弟子們的課堂筆記。如果他活在事事講求期刊論文發表篇數的現代大學裡,恐怕還會被列為優先資遣的不適任教師。

望著校園裡的孔子銅像,我反而徬徨起來:下一個十年,我究竟該如何教書呢?


在雅虎新聞看收集最近新聞時
看到這個標題覺得很有趣...點進去看了看覺得..好熟的名字呀~

一查...果然是地理系的老師~
我工作了一年八個月的地方.....

雖然在我工作的這段時間內,跟這個老師沒有什麼接觸
所以不太認識這位老師,但是看了忍不注覺得有點好笑與幾分哀悽...
由於我沒有接觸過他,所以對他的教學與用心就沒有任何記憶...
回師大的網頁看了一下教授們的照片...想起了他是有一間隔音研究間
內有一個IKEA很大燈飾的那位...

在我在台師大工作的這段期間,覺得我所待的研究室幾位老師
都是非常努力為學生增取福利、熱心於公共事務以及教學的老師...
相對的也就非常的辛苦以及拼命...工作時間很長、事務很繁多

這打破我大學四年對教授們的整體印象...
(當然其中也幾位老師上課是非常用心的)
不過妙哉的是在路上會叫出我的..往往都是別系教授...
音樂系主任會叫住我聊天,因為我很喜歡她的課..可能兩對眼的時間蠻多的

一個我不認識的音樂系教授在某次跟朋友去游泳的時候,認出我是美教系的指揮
(這點讓我覺得很詭異,因為指揮部是都用屁股面對觀眾嗎 XD,我沒有給他教過)

大一英文課的老師不知為啥也很常在校園碰到..會聊上幾句
(竹師很小可能也是常碰到的原因...)

大四教育心理學的老師我很喜歡,雖然蠻常被她叫起來回答問題
考試很像填充.每堂課都要點明
但是"小白"的課,讓人覺得心理學很有趣

至於我自己系的教授....

可能是我以前科系的關係,是一個非常講求自由與自主的科系~
畢竟作品沒有人會幫你畫..
一個晚上的爆走也許可以生出一份報告(且不論內容的空洞與詭異)
但是生不出一張作品..水墨會暈的氾濫、水彩顏色會交揉在一起..
油畫顏料接不上去...雕塑原料回躺在角落斜視你..一副「你奈我何?」的樣子

也因此,教授的指導會給予你方向但是如果原本意見就很不相像
也不會硬把你跟他的理念扣在一起..(不過偶而也會出現想把你變成他複製品的教授...)
不過..也許如此..我們在課堂上看到教授的時間就如同教授看到我們一樣
是會消失的...我們可能會翹掉幾堂課..他們也會消失ㄧ段時間
不過大家都覺得藝術家很隨性...
所以就理解了這些作為,也不覺得怎樣.....
當然有痛苦指數高的教授也有像仙一樣來無影去無蹤的教授...
大學四年是過的很快樂..但好像所學也很有限...
(這種美麗的錯誤,通常是雙方造成的XD...)
有同學怨嘆說四年念師院真是浪費...害他現在工作怎樣怎樣....

我倒覺得凡事經歷過、體驗過、學習過的當下
無論是課程還是朋友間的相處都是一份收穫..有些東西會在你想不到的地方用到

現在.
大學生熬夜打電動.facebook.
教授深陷在看學生恐怖的報告與一堆資料

以前都會覺得考試的教授是邪惡的..出一堆題目看不懂也答不透
不過想想教授要接受無知的答案洋洋灑灑滿紙也是一種恐怖的折磨

當老師是份很辛苦的行業
不但要用心盡力,還要和睦可親,妥善照顧學生與家長的需求
不能有半點閃失..走在路上不能邊走邊吃..不能亂穿越馬路..不能舉止不良...
不然在行為的當下被學生或家長看到..就很尷尬

教師節雖然再也沒放假了...
但是我還是會想起許多位在學習或工作時候的老師們
也很感謝他們~
她們都很努力的想要把知識傳給學生,也很有理想抱負...
大家各有各的喜好,就不要太難為老師們~
畢竟你也許只要記10來個教授的名字,她可能要記上百個呀?

我還記得,有各老師跟我說過一段話
她說,她最討厭走在路上,突然冒出一個學生(或許是各陌生男子或女子)
問說:「老師~你記得我是誰嗎 ?」
那老師只是笑笑...心想
我ㄧ年至少要教100多個學生,還不包括外系的...
想想這個人數乘以老師教書的年資..這無疑是一個龐大的資料庫呀...

總之,覺得老師不夠好,你可以更努力一點
覺得老師非常好,那就多吸收一點..就這樣吧 .

皮貓蹦蹦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ka


    賺~ 錢~ ?

    不是. 沒機~ 會

    是. 妳把~ 握了嗎..?

    http://www.jinn-yang.com


    ugpyct
    偧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