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的今日本人依舊在某大學當著教授的小助理,小的是職位不是年紀....
我基本上蠻喜歡我的老闆-某教授,是個有理想高實踐力的女教授。

自從進入這個研究室當小助理後,每每會在某些時段(通常是將屆發表或者是寫不出論文的時候....)
看到碩士生兩眼無神的十樓研究區間游走,總感覺深怕一個不留心,會從那若大窗戶變成一條拋物線落地。(好在目前據了解沒有這種歷史)不過身為小助理的我,倒是在教育部上次的教材審查計畫中,有幾次想爬出去的衝動。

原本覺得碩士就夠恐怖了,沒想到博士才是大魔王的所在地。
今日老闆召見了他的博士生,下來討論他口中所謂的博論大方向,由那位博士生臉色逐漸偏向大自然的草綠後..可略知大概不妙。
博士生走後,老師就開始敘述他心中的一些想法跟看法。

他認為,要在對方還沒有寫好東西的時候,若是覺得不妥,想要大改要早點告訴學生。
不可以讓學生都已經寫好東西後,才跟對方說:「我覺得這個不太好捏~我想要往XX方向大修」←(相信許多人一路念上來都有碰過這種機車類型的教授,每當這種事件發生的時候,就會有種想切腹的衝動....)老闆覺得這樣是很殘忍的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老闆:「這就像是他煮好糖醋魚端出來後,你說『ㄟ~我想吃的是酸辣魚哩。』,魚已經煮出來了,你總不能讓他變換吧 ?」
小助理:「可以呀~加辣椒」(嗜吃為命的助理)
老闆想了一會開始笑。
然後說:「這就像是你端出旗魚對方吵著要吃其他魚一樣」.....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總之,事情的起因是研究室有位我很喜歡的學姊,博士最後的期限是在今年七月要唸完,可是學姐有兩位完美主義的指導老師,學術上希望她的做的更好而在最後要求他要大修,這件事並沒有錯,但是學姊職業、家庭多處燃燒的狀況下,她完全不知道要如何修改,可能因此犧牲掉七年的研究歲月,實在很可惜,預祝新的一年,各位博碩士生以及小助理我,能夠安然度過,有所成長。

Happy New Year!




皮貓蹦蹦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